mg电子大奖|mg电子游戏送现金

朱子的教育思想——教學內容與方法

2019-01-12 09:49:52 來源: 大武夷新聞網 作者:

在教學內容上,傳統儒學把“六經”作為教學的首要經典教材,而“四書”從北宋“二程”時才開始得到重視,但最早將《大學》《論語》《中庸》《孟子》四部著作合稱為“四書”,則創始于朱子。朱子在建陽、武夷兩地書院,前后花數十年精力撰著的《四書章句集注》,結束了前人對此四部著作個別的、零散的、不成體系的研究局面,開創了中國經學史上嶄新的“四書”經學體系。該書集中地表現了朱子的哲學思想和理學觀點,內容廣泛涉及哲學、政治、教育等領域。朱子將這部書列為書院教材之首,說明他是將其哲學體系中最新、最重要的研究成果與教學內容緊密結合,由此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福建書院教學與研究相結合的特點,同時引導學生能站在學術研究領域的最前沿。

“四書”之外,《詩》《書》《禮》《易》《樂》《春秋》即所謂“六經”,以及《史記》《漢書》《資治通鑒》等史籍,兩宋理學諸子周敦頤、二程、張載、邵雍、楊時、游酢、胡安國、羅從彥和李侗等人的著作,也是書院教學的重要課程。

在教學方法上,朱子在總結前輩教育家成功經驗的基礎上創新。歸納起來,其主要方法有三:一是升堂講學,表現為答疑解惑;二是個別輔導,表現為諄諄善誘,以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識來開導學生,引導學生善于使用比較的方法等;三是集體討論,表現為相與講貫,互相問疑。

(一)升堂講學

由于書院教學以學生自學為主,教師傳授、指導為輔,因此,升堂講學只是根據情況偶爾為之。學生王過在一段文字記載說,滄洲精舍每天的教學活動,例行的參拜孔圣,學生向先生請安之后,接著就是“或有請問”,即如果有疑難問題,學生向老師求教。先生解說之后各自散去,繼續自學功課。可見,先生升堂講學是間而有之,不是每天都有的必修課。

朱子在各地學校、書院均有升堂講學,并留下部分講義。比如在同安有《同安縣諭學者》《諭諸生》,白鹿洞書院有《白鹿書堂策問》,考亭滄洲精舍有《滄洲精舍諭學者》《又諭學者》等。從內容來看,升堂講學所授主要是為學之要,即涉及學習目的、方法等大的方面的問題,而較少具體的某部教材的枝節問題。如《白鹿洞書院揭示》為“圣賢所以教人為學之大端”,此為教學目的論、方法論上的大問題,是每一位學者首先必須搞清楚的,故非升堂講授不足以凸顯其重要性。《滄洲精舍諭學者》則向學生傳授了書院教學最重要的方法——自學,以及自學的內容、要點。即反復誦讀,認真體會,存養玩索,著實行履。

從其方法來看,升堂講學是以“答疑解惑”為主,而非滿堂灌。老師根據學生所提疑難問題予以解答。因此,他在書院實行的“會說”制度,是以“傳道授業解惑”為主要目的。他要求學生能“退而考諸日用,有疑焉則問,問之弗得弗措也”。這與他要求學生自學,先需熟讀本文,后參以集注,在原則上是一致的。

(二)個別輔導

個別輔導是對學生各自不同的疑點難點問題進行輔導。對學生而言,是問疑,對先生而論,則是答疑,這是朱子在教學中非常重要的方法之一。在此,僅就朱子在個別輔導中的幾個特點作一番探討。

一是諄諄善誘。

朱子平日教導學生,諄諄善誘,孜孜不倦,以此培養學生的理解力、創造力。他經常以自身經歷、體會勸誡學生,為學須專心。年輕人要下點功夫,認真仔細讀書。稱其過去讀《大學》,毛病就是不仔細,后來改正了這一毛病,才讀得精切。

朱子還把自己早年學習《孟子》的體會告訴學生,如讀書沒有系統地讀,僅逐字逐句地領會,這樣就無法把握各段之間相互貫穿的文意。而通過系統地把握之后熟讀精思,既可領略全書的精粹,又因之學得“作文之法”,可謂一舉多得。朱子把自己的體會傳授給學生,就是要學生避免走類似的彎路。

二是善于以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識作比來開導學生。

如朱子常以撐上水船來激勵學生努力向學。“為學正如撐上水船,……不可放緩。直須著力撐上,不得一步不緊。放退一步,則此船不得上矣。”

朱子說為學貴在堅持,不可間斷,以自己手臂疼痛,需不停地按摩止痛來類比。如果時擦時停,就不能見效,這便是做學問的方法。

又如,朱子在闡明溫故知新的道理時,以農夫耕田為喻。他說:“子融、才卿是許多文字看過。今更巡一遍,所謂‘溫故’;再巡一遍”,這樣才能“見得分曉”。就是說,要想在學業上取得豐收,必須辛勤耕耘。

朱子還善于以具體的事物說明抽象的概念。如體用關系,假如從概念到概念,這個問題不易說清,而朱子說:“體是這個道理,用是他用處。如耳聽目視,自然如此,是理也;開眼看物,著耳聽聲,便是用。”“譬如此扇子,有骨,有柄,用紙糊,此則體也;人搖之,則是用。”耳為體,聽為用,目為體,視為用,扇為體,搖為用,這樣的比喻就將本不易理解的抽象概念具體化了。

三是引導學生善于使用比較的方法。

比較,是為學的重要方法。在講學中,朱子曾以自己的親身體會告誡學生,要善于使用這個方法。要使用比較的方法,有一個積累的功夫,沒有對歷代儒學大師精辟見解的采集和吸收,比較也就無從談起。所以,朱子又對學生說:“平常和大家說做學問效果并不明顯,但積累得多了,就會融會貫通。比如讀《論語》《孟子》,須從頭看,以正文為正,卻看諸家說狀得正文之意如何。由淺入深,自然觸類旁通。”所謂“諸家說狀得正文之意”,就是歷代儒家學者對經典的各自闡發。通過比較、鑒別,揚長避短,擇善而從,這不僅是朱子讀書的重要方法,也是其治學的重要方法之一。

比如朱子所撰寫《孟子集解》,是取程頤、程顥及其學生眾家之說而成,《論語精義》則取張載、范祖禹、呂希哲、呂大臨、謝良佐、游酢、楊時諸家之說,他曾戲稱此為中醫學的著作“古今集驗方”一樣。但在“集”的過程中,何者為長?何者為短?這就有一個比較、鑒別的功夫。朱子在治學中,善于使用此法,在講學中,又將此法傳授給學生,讓他們能在讀書、治學中注意加以運用,這就不僅限于傳授知識,而更重要的是傳授如何獲取知識的方法了。

(三)集體討論

集體討論,是朱子在教學中著力提倡的一種方法。其基本觀點為,讀書應以獨處為主,問學則以群居有益。他說:“看文字,卻是索居獨處好用工夫,方精專看得透徹,未須便與朋友商量。”有鑒于此,他提倡書院教學,以學生自學為主。但由于書院中每有諸生請問不切題,或問不到點子上,所以他又認為學員中若有疑難,可以相互討論,這是發揮書院群居的長處。若學員集體討論不能解決,再來請教先生,學習效果則更為顯著。這是朱子對“群居有益”的基本認識。“索居獨處”與“群居有益”看似矛盾,實際上體現了辯證的統一。索居與群居是生活的表象,個人自學與集體討論的結合才是書院求學之道的精神實質。

以上所說的三種教學方法,在實際教學實踐中,往往有相互貫通之處,通常表現為教師傳授與自學相結合,對重點、難點課程開課講授,其余課程以自學為主,以此激發學生學習的主動性和創造性;也表現為個別輔導與集體討論相結合。當學生在學習中遇到疑點、難點,朱子則采用個別輔導或集體討論的方法,從而達到互相啟發、舉一反三的目的。此外,還表現為理論學習與日常踐履相結合。朱子主張“致知、力行,用功不可偏”,要求學生要把書本的知識結合日常生活經驗反復體察涵養,認真運用。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作為一名思想家和教育家,朱子的理學思想和教育思想都是通過他的教學實踐來加以落實和傳播的。他善于運用淺顯的語言來闡述深刻的思想,善于運用生動活潑的事例來解說枯燥的理念,善于使用通俗易懂的日常生活知識來引導學生理解抽象的概念,這是朱子創辦書院教學取得成功的經驗。對今天的學校教育尤其是高等學校教育來說,朱子的教學方法仍有重要的啟示和借鑒意義。

(摘自《朱子文化簡明讀本》福建教育出版社 蘭斯文主編)(第二十三期)

詩書不可不讀,禮義不可不知 釋    文:要勤讀圣賢詩書,要明白禮義規范和道德規則。 時代價值:致知力行 畫    解:身要正,心更要正

文:要勤讀圣賢詩書,要明白禮義規范和道德規則。

時代價值:致知力行

畫    解:身要正,心更要正

北宋時,有一個叫徐積的學者,拜胡安定先生為師。從此專心致志,一心只讀圣賢之書,且身體力行。他的學問,以內心至誠為根本,侍奉母親極其孝順。他曾說:“我第一次拜見安定先生,退下時,頭的姿勢有一點歪;安定先生以《禮記注疏》中的話大聲告誡我說:‘頭的姿勢要端正!’聽了先生的話,我想,不僅頭的姿勢要端正,內心更要正直,從此不敢有邪念。”后來,朱子評論說,像徐積這樣的人,本身資質就淳樸,一經指點,就能舉一反三,終身向善。

朱子曰:讀詩明禮為知,用之于日常生活中為行,故朱子說“致知力行”。朱子日讀圣賢書,立修齊志;行仁義事,存忠孝心。

(朱子手書對聯)

(本文摘自《朱子家訓》故事國畫注解圖書,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方彥壽注解)

[責任編輯:姚心妮]
mg电子大奖 老时时360龙虎合 河北快三中奖规则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砂 手机购彩Ⅲapp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平特一肖网上多少倍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66O678王中王免贊提供 新时时二星选号工具 外围广东快乐10分